熱門熱搜: 環保  水處理  企業  科技  北京  合作  會議  垃圾  環境  污水處理 

圖片瀏覽完畢

重新瀏覽
推薦圖片
1 / 5

【專訪】英國環境官員:應對氣候變化要與時間賽跑

日期:2015-12-10     點擊:913    評論:0    查看原圖
英國環境官員:應對氣候變化要與時間賽跑












      人物介紹:安妮-弗里曼,英國環境、食品和農村事務部洪水和海岸侵蝕風險管理處處長。

      人物語錄:

      “英國政府對巴黎氣候大會持謹慎樂觀態度。”

      “英國氣候變化風險評估報告已將洪災列為英國將面臨的最大風險。”

      “我們計劃用燃氣電廠取代燃煤電廠,到2023年實現燃煤電廠禁用并在2025年關閉所有的燃煤電廠。”

      “假使我們不采取任何行動提高我們對氣候變化的適應能力,我們的經濟穩定性將降低,而一大波發展機遇也將因此被錯過。”

      【英國對巴黎氣候大會持謹慎樂觀態度】

      南度度:2015年聯合國氣候大會正在巴黎如火如荼地舉行,吸引了來自全世界的關注,您對這次大會有什么期待?

      安妮-弗里曼:英國政府對這次氣候大會持謹慎樂觀的態度。我們會和其他國家一起努力,解決那些突出的問題。但同時我們也要看到,這次磋商過程中也會遇到很多挑戰。

      南度度:我們注意到,過去兩年您都在從事和Flood Re相關的工作,這份協議形成的背景和目的是什么?能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嗎?

      安妮-弗里曼:在英國,企業和個人只能靠自己應對洪災風險,沒有人幫他們分擔洪災帶來的損失,而政府也沒有建立確定的補償標準或者自動響應機制。Flood Re的成立就是為了彌補這一“缺位”現象。英國有一個影響力很大且長久以來運行良好的保險市場,然而,由于保險公司依據風險高低定產品定價,很多我們想要投保的財產(因為風險較高)往往不在保險公司的承保范圍內。多年來,作為英國保險協會(Association of British Insurance)的成員,一些保險公司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他們會有條件地為一些高風險財產承保。然而隨著氣候變化形勢加重、保險市場不斷發展、洪災風險分布圖愈發清晰,以往的“不成文規定”變得難以為繼。在這一背景下,我們進行了幾年的磋商,并最終促成了Flood Re協議的形成。我們的目的就是要為那些處在高洪災風險地區的企業和個人提供他們可以支付得起的保險產品。

      至于它如何運轉,戶主們還是會像以前一樣,繼續通過保險公司、中介或者自己在網上比價等方式找到自己需要的保險產品。由保險公司決定戶主投保的財產是不是會面臨高洪災風險、需不需要讓Flood Re來接手。一旦保險公司決定讓我們接手,他們就要把相應部分的投保金轉給我們,投保金額的高低是根據投保產品所交的財產稅來確定的。如果投保產品受災了,Flood Re會理賠,然后將理賠金交給對應保險公司。成立Flood Re事實上是保險行業的提議,對他們來說,Flood Re是有幫助的,因為它可以讓保險公司繼續為客戶提供相應的保險服務,但同時最有風險的那部分實際又被轉移了。

      Flood Re只會存在25年,我們只是借它來過渡,最終的目標還是交給市場來主導,只是在此之前要給住戶、政府和保險公司一些磨合、適應的時間。應該說,Flood Re是我們應對氣候變化風險的一部分,但也只是其中一部分。它替我們“買”來了一些時間,但也只是有限的時間。截至目前,Flood Re獲得了很多支持,但這也不表示每個人都支持。有些處在低洪災風險地區的人就持反對意見,覺得自己沒有義務為那些選擇住在河邊、海邊的人買單。所以在這一塊我們受到了一些批評,但總的來說,絕大多數人還是支持的。

      【要解決、適應氣候風險,應當多管齊下】

      南度度:說到那些住河邊或者海邊的人,目前我們就處在中國的珠江三角洲,這里的一些人也面臨著海平面上升和洪災風險,您認為政府可以做哪些事情來幫助人們更好地應對、適應這些風險?

      安妮-弗里曼:同珠三角一樣,英國的洪災形勢也很嚴峻。英國氣候變化風險評估報告(Climate Change Risk Assessment,CCRA)已將洪災列為英國將面臨的最大風險。要解決、適應這些風險,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沒有唯一的解決辦法。我們需要多管齊下,不光是政府和企業,個人也應該參與進來。

      我認為“減輕”(mitigation)的環節很重要。首先是要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英國能源與氣候變化部最近為清潔、可持續能源政策的發展擬定了一個新方向,我們將更加注重新型核能和天燃氣,包括頁巖氣和離岸風能的發展。我們計劃用燃氣電廠取代燃煤電廠,到2023年實現燃煤電廠禁用并在2025年關閉所有的燃煤電廠。我所在的英國環境、食品和農村事務部(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 DEFRA)支援了一項由農業行業從業者領導的“農業溫室氣體行動計劃”(Agricultural Industry Greenhouse Gas Action Plan), 這一計劃每年可減少一百萬公噸等量的二氧化碳。DEFRA還計劃在未來五年栽種11,000,000棵樹,這些樹的凈碳匯能力(注:指森林吸收并儲存二氧化碳的能力)很高,可吸收17,000,000公噸等量的二氧化碳。在減少廢棄物和廢氣排放方面,我們也采取了相應的措施。借助垃圾填埋轉移政策和升級后的天燃氣管理系統,自2010年以來,英國各類廢棄物所帶來的排放已經大大降低,相當于減少了九百萬公噸等量的二氧化碳。

      當然,適應風險(adaptation)也必不可少。英國政府已經做出承諾,將在六年內提供23億英鎊用于提高英國的抗洪能力。預計這一計劃將為超過30萬戶居民、42萬英畝農田、205英里鐵路和340英里公路降低洪災風險,英國整體洪災風險將下降5%,同時還可挽回超過300億英鎊的潛在經濟損失。英格蘭的防洪資金有多重來源,除中央政府出資外,地方企業和地方政府也會貢獻6億英鎊用于防洪。至于如何使用這筆資金,我們的原則是在避免洪災和海岸侵蝕風險的基礎上實現經濟利益的最大化,同時也要考慮各地方的選擇和首要訴求。

      此外,我們還主張提前規劃(planning)。英國的頂層政策設計已經明確,要避免在洪災隱患區進行不合理開發。至于不可避免的開發需求,則要確保安全、靈活處理,決不可增加其他地區的洪災風險。英國《國家規劃政策框架》(National Planning Policy Framework)規定,地方政府應制定政策管控所有源頭的洪災風險,充分利用新發展所帶來的機遇,減少洪災源頭、降低洪災影響。這些是我們已經嘗試或者正在做的一些努力,希望對中國有借鑒意義。

      【應對氣候變化,每個人都有相應的角色要扮演】

      南度度:剛剛您談到了很多英國政府部門應對氣候變化、治理洪災方面的經驗,能否再談談企業,例如您所熟悉的保險行業和我們所關注的能源行業,應該在應對氣候變化的過程中扮演什么角色?

      安妮-弗里曼:我認為每個人都有相應的角色要扮演、相應的責任要承擔。保險企業可以起到引導特定行為的作用,類似于,要讓我們幫你分擔風險,你就必須按照我們說的這樣做,否則我們不愿意承保。同時保險行業擁有大量的資金可用于投資,他們可將資金從一些高碳排放行業撤離,這就會產生巨大的影響。

      能源企業的角色顯然也至關重要,他們善于創新、有實力投資更加綠色、清潔的能源,例如支持碳捕獲與存儲技術,或者用天燃氣來替代煤。而且我認為能源企業也有動力采取行動,因為通過創造一條可持續的能源供應鏈,他們也可以從中獲得經濟效益,何況他們自己本身也會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我們的《氣候變化風險評估》(Climate Change Risk Assessment ,CCRA) 列舉了很多氣候變化對能源行業影響的細節。我認為這也是中國將要面臨的一個大問題,所以能源行業要關注的問題涉及方方面面。

      【氣候變化風險需要評估】

      南度度:能給我們進一步介紹一下你們的《氣候變化風險評估》嗎?它和能源行業有什么關聯?

      安妮-弗里曼:2012年,英國推出了首個CCRA,其中有一節專門總結了能源行業的氣候變化風險評估方法。CCRA首先有助于英國政府從全國層面去考慮哪些風險比較緊迫,再根據各個風險的輕重緩急來制定我們的氣候適應政策,從而確保政策的靈活性。同時,對于那些主要風險,CCRA幫助我們判斷哪些選項更劃算、靈活性更高(比如應對洪災是修建海堤還是人、物從海岸撤退等)??偟膩碇v,CCRA是以大量科學依據為基礎的--我們用新的方法分析了已有的數據,并最終把他們整合起來。到2017年和2022年,我們還會相繼推出第二和第三份CCRA。第一份評估的具體工作是由專業咨詢公司來承擔的,它介紹了超過一百種氣候變化將帶給英國的風險和機遇。這次嘗試給了我們不少幫助和啟發,但考慮到未來的不確定性很大、很多風險還沒有被量化,所以確實還有一些值得改進的地方。

      在CCRA的基礎上,我們還啟動了一項國家適應計劃(National Adaptation Program),具體解決CCRA中提到的風險和機遇。針對這些風險,我們本著務實的態度提出了370條行動條例,由中央和地方政府共同負責具體條例的推行。最近,英國氣候變化委員會的一個獨立機構“氣候適應分會”(Adaptation Sub-Committee of Committee on Climate Change)寫的NPA進度報告以及政府針對這份報告給的反饋都已經出版了。

      CCRA將是一項要長期堅持的工作,現階段我們已經開始準備第二份評估了,具體工作由“氣候適應分會”承擔。和第一輪評估相比,這次的側重點有所不同。我們將更關注氣候風險及其并發風險之間的關聯、現階段的政策措施是否會改變風險等級或加快風險到來的周期、已有風險中有哪些出現了新的災害跡象、氣候變化風險會帶來哪些社會經濟影響、海外活動會對英國的供應鏈產生什么影響以及哪些政策領域給我們正在適應或需要去適應的氣候風險設置了障礙--這也是2017年到2022年我們重點關注的問題。

      【能源企業也在參與氣候風險評估】

      南度度:除去評估氣候風險,你們是否有具體的辦法從源頭上管控氣候風險?

      安妮-弗里曼:此前,英國出臺了一項《氣候變化法案》(Climate Change Act)。這一法案規定政府可依法要求公共服務機構以及法定事業承辦者,比如能源企業,報告他們如何評估氣候變化所帶來的風險和機遇以及具體采取了何種行動。報告內容應該包括氣候變化對能源企業的現有和長遠影響,以及該企業計劃如何應對這一影響。在第一階段,我們收集了91份報告,大多來自能源、交通等基礎設施行業,我們針對這91份報告進行了總結。第二階段自2013年開始啟動,預計持續到2016年,這次我們采取了自愿提交報告的方式,除了能源等已有行業之外,還有一些小而新的行業自主參與進來,這次報告的結果將會納入下一輪的《氣候風險評估》和《國家適應計劃》。所以各行各業都在采取行動管控自己可能面臨的風險。

      【應對氣候變化不是負擔是機遇】

      南度度:多年來,您一直從事應對氣候變化相關的工作。在這一過程中,您感觸最深的是什么?

      安妮-弗里曼: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要正視過去,否則我們就會一直犯同樣的錯誤?,F在就采取行動雖然會面臨很多困難,但也好過之后被迫行動。如果現在有所作為,意味著我們以后就可以少花功夫去適應風險。在我看來,應對氣候變化不單純是負擔,也是一次機遇。例如過去幾年可再生能源領域就取得了很多突破,能源的生產和利用效率都有提升,所以機遇的的確確存在。相反地,如果我們漠視問題、無動于衷,后果也將不堪設想。假使我們不采取任何行動提高我們對氣候變化的適應能力,我們的經濟穩定性將降低,而一大波發展機遇也將因此被錯過。

      南度度:南度度節能服務網是南網能源公司打造的一站式綜合節能服務平臺,我們致力于關注節能和新能源領域,請寄語南度度。

      安妮-弗里曼:我很高興能來這里和你們交流,從不同的渠道獲取不同的信息十分重要。這次來中國,我感到很驚訝,參與了一些很有意思、很激烈也很有創意的討論,希望你們的平臺今后也會開展這樣的活動。?

打賞
更多>推薦圖片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會員服務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Processed in 0.009 second(s), 12 queries, Memory 0.9 M
 
免费av在线观看无打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