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熱搜: 環保  水處理  企業  科技  北京  合作  會議  垃圾  環境  污水處理 

圖片瀏覽完畢

重新瀏覽
推薦圖片
1 / 3

如何給國家主席做能源與氣候的戰略咨詢?

日期:2015-12-07     點擊:807    評論:0    查看原圖
杜祥琬院士。












      11月30日,備受矚目的氣候大會在巴黎召開。在布爾歇展覽中心的大會開幕式上,習近平主席闡述了中國對全球氣候治理的看法和主張:在2030年左右,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20%左右;較2005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下降60%-65%,森林蓄積量增加45億立方米。短短四句話,確立了中國未來15年的氣候治理規劃綱要。而為這些規劃出謀劃策的是“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而杜祥琬院士,正是這個中國參與國際氣候談判的頂級“智囊團”的領頭人。

      巴黎氣候大會的全名很長,叫“《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二十一次締約方大會暨《京都議定書》第十一次締約方大會”。這個長長的名字的背后也是世界各國漫長的氣候談判。

      在能源和氣候的國家戰略上,杜祥琬是以一個科學家的思維來對待的。他是中國工程院副院長,早年在莫斯科學原子物理,回國后就投入到核武器的研發中。后來參與國家“863”計劃,領導中國強激光領域的研究。

      現在,作為國家能源專家咨詢委員會副主任和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主任,杜祥琬需要從宏觀戰略層面把握國家的能源與氣候發展走向,還需要在全人類共同發展的前提下,在氣候談判桌上為中國盡可能多地爭取利益。在嚴峻的現實下,他最看重的依舊是科學和理性的力量。

      今日,北京,天氣晴。藍色穹頂之下,浮動著清透的空氣。這是一個北京人會拍天空發朋友圈的日子,也是杜祥琬希望能長久留住的日子。

      “我想通過能源和氣候的工作,以科學的方式,給國家轉變發展模式起到一些積極的作用。如此而已。”杜祥琬這么說道。在國家能源氣候戰略領域深耕多年的他對“科學人”講述了自己對能源、氣候和科學研究的看法。

      “氣候變化,大家都輸不起”

      氣候變化的陰謀論曾經盛行一時,您怎么看待這樣的爭論?關于氣候變化,目前的評論是怎么樣的?

      杜祥琬:現代的氣候變化科學的形成有一個過程。從19世紀開始,人們逐漸認識到地球環境和溫室氣體的作用,然后才知道了人類燃燒化石能源產生的二氧化碳和溫度、氣候的關系。

      科學家提出這個想法純粹是一個科學的過程。它是有科學基礎的,加上一系列的觀測事實,量化證明了這個想法。這個基礎很堅實,不存在任何的陰謀。要低碳發展也是從這里提出來的。低碳發展現在越來越被社會認同,這是人類可持續的需求,是全人類的問題,不是哪一個張三國家,李四國家的問題。所以我們要理性科學的判斷這個問題。

      現在世界不僅對氣候變化有爭議,對氣候變化談判的爭議也是存在的。國際氣候談判的難點在哪里?

      杜祥琬:這個問題很現實。要應對氣候變化,首先是減排。各國要減少氣體排放,這就牽涉到了各自的責任問題。所以確有分歧,也確有爭論。

      談判經過這么多年,一個很重要的成就是定了一個正確的原則——共同有序。意思是發達國家要首先承擔絕對減排的責任。他們在很長時間內排放的最多,歷史累計排放顯然很高。同時區別就在這兒,發展中國家則是盡自己可能,根據自己的發展階段盡量地主動承擔一些義務,這叫“共同”。比如《京都議定書》給發達國家定了減排量,但并沒有給發展中國家定。

      這個吵架盡管吵,但是大家都認同這個原則。從去年以來,發達國家都要提交絕對減排的單子,而發展中國家則是相對減排的單子,這就體現了區別。但是有些發達國家的政治責任感不夠強,所以大家對他們不滿意。國際談判吵架難免,但是我經常講,就是吵而不分,斗而不破。談了20年了,盡管吵架,誰也沒敢退出,誰都不敢去承擔談判破裂的大事,因為這是全人類的大事。國際氣候談判的實質是什么呢?他不是個鬧劇,它是人類嚴肅的、責任重大的努力。

      最后就是四個字,合作共贏。大家都輸不起。

      “巴黎大會可能有實質性突破”

      近些年的談判,取得了哪些實質性的成果?

      杜祥琬:應該說除了《議定書》以外,實質性的成果就是正確的原則。但是除此之外,確實沒有出現重大的突破。我們現在經過這么多年的努力,我覺得是鋪墊了將要來臨的成功。我個人理解,這次COP21應該有實質性的突破,能夠達成進一步應對氣候變化的全民性的協議。

      意思就是說,您認為有一項新的節能減排的協議,可能會在今年在大會上達成共識,成為以后有法律約束力的公約。那在這條路上面,中國的目標是什么?為了這個目標,中國已經做了哪些準備?

      杜祥琬:對。這里面中國是積極的,而且是務實的。中美兩國最近發表了氣候變化的聲明:第一,氣候變化是科學的;第二,中美共同制定減排原則。我們談了美國需要絕對減多少,中國需要相對減多少。最后列出了中美合作的實際應用,它在全球產生了很正面的影響。一個最大的發達國家和一個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的合作給大家增加了很多信心。在此之后,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都雙邊的發布了要促進氣候談判的聲明。經過這一系列的鋪墊,為這個會足了準備。

      但是我們不能指望大會能解決一切問題。也許大會能夠達成歷史性的、有實質性進展的全面的協議,但是現在還要繼續努力。這包括發展中國家的基本訴求:發達國家提供技術和資金,幫助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但他們(發達國家)一直沒有落實的很好。發達國家也沒有否認自己應該這么做,所以我們也不斷地督促他們把這條落實。

      中國要應對氣候變化,不純粹是為了國際談判,而是為了國家本身的發展。因為我們國家是一個快速發展的國家,但資源有限、環境容量有限。我們國家需要綠色低碳發展,這個轉型本身是中國未來的需求。

      為了完成這個目標,我們的計劃中有哪些措施?

      杜祥琬:首先是產業結構。咱們的產業結構還在初級階段,房地產拉動鋼鐵、水泥這些產業。但高耗能產業比例正在逐步地減少。但是只要這些產業不再高速的增長,耗能的情況就會得到改善,我們就會把能源用在生活和服務業上。這樣的話,就把我們的產業結構調整過來了。

      除此之外,科學技術的進步和創新驅動提高的那些能源效率也很重要,尤其是我們的煤電廠。2000年,我們發一度電要370克煤,后來到330克,現在平均發一度電只要318克煤,這是一個進步。但是做的好的電廠只要276克煤,我們還要努力。提高能源效率不僅節能,還減少二氧化碳排放,減少空氣污染。

      “中國的碳排放在2030年達到峰值”

      您以前曾提到過,中國的能源會經歷三個階段。如果是以非化石能源占比超過10%作為標志的話,到2015年,我們要進入第二個階段——多元化能源的階段。今年這個占比有沒有達到呢?

      杜祥琬:我們現在的非化石能源比例達到了11.4%,計劃2020年要達到15%,這是向全球宣布了的。長期以來,我們處在以化石能源為主的第一階段,這個時間很長了。中國最主要的能源是煤,第二是石油。非化石能源占比超過10%就是多元結構階段。多元什么意思呢?煤、油、氣、可再生能源和核能五位一體。但是現在大頭還是煤,接下來還是石油。

      而經過一段時間,煤和石油要達到峰值,接著開始減少,低碳能源的占比要增加。低碳能源里,天然氣、可再生能源和核能我們叫做三匹馬。它們三個能夠比較快地替代煤炭。

      到現在為止,中國的一次能源當中煤炭還占66%,而全球煤炭只占一次能源的30%。這個數太大,我們需要若干年的努力,把非化石的比例提高,讓煤炭的比例下降。這是多元結構階段的努力的趨勢,也是必然的趨勢。

      第三個階段呢,就是非化石能源為主的階段。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達到15%,2030年就到20%,以后就是30%、40%、50%。如果非化石能源超過了50%就算進入了非化石能源為主的階段。這個大概得50年左右。

      能源的發展的戰略有必然性,一些要增長,一些要下降。這樣我們在制定政策的時候方向感就很清楚堅定,不會搖擺。

      科學人:化石能源占比的下降不是一個線性過程。一段時間里,化石能源的消耗總量會持續增加,在達到峰值以后才會減少。在短時間內化石能源使用量和他排放量會有一個短期的上升的這個過程,這個影響是什么?

      杜祥琬:為什么我們定2030年達到峰值呢?這個判斷依據來自于哪兒呢?是來自于煤炭的使用。我們國家的經濟還要繼續發展,現在還不能一下子就不用煤炭了。新能源還替代不了這么多煤炭。煤炭加上石油,他們的絕對量還會增長一段時間。但是,他們占的比例已經開始下降了。只有煤炭加石油的絕對量增長到峰值,然后開始下降了,二氧化碳排放才會達到峰值。因為二氧化碳排放主要來自于煤炭和石油的使用。

      2030年煤炭和石油的絕對要達到峰值,才會有二氧化碳的峰值。我們是根據現有情況定的,不過給自己預留了經濟發展的空間。

      現在要大力的推進的,一個是煤炭石油本身的領域。煤電廠消耗多少煤炭?能不能減少?除了二氧化碳排放這個問題,還有污染問題。脫硫、脫硝、除塵,環保部門對這三項有明確的指標。有些煤電廠嚴格達標,但是有些還沒有。

      第二,我們國家的煤炭,用來發電的只占一半,剩下一半都直接燃燒了。這一塊是最不好管、最污染的。所以我們要加快散燒煤的替代,盡量用電、天然氣和可再生能源來替代。減少散燒煤,也減少了對環境的影響。環境得到改善,咱們的霧霾也能盡早出現一個拐點?,F在也發展電動車,減少汽油車,還有減少堵車。堵車實際是一種浪費,而且污染環境。

      總的來說,在不得不用它們的同時,讓它們盡量變的干凈一些。

      “核能問題上,要讓公眾參與決策過程”

      核能也是重要的非化石能源。您是這方面的專家,中國的核電發展策略是怎樣的?

      杜祥琬:中國的可再生能源資源足夠,太陽能、風能現在沒有原理性的障礙。但是要把它規?;?。除了水電,其他非化石能源大概占了2014年發電量的8%左右,而太陽能風能也就占2%。它們未來發展會比較快,不過占地比較大。

      核能是什么地位?現在核能有很多復雜的問題,大家也有些擔心。但是核能從本質上說,能量密度最高。而且它本身對環境的影響都小得多,無論是污染排放還是溫室氣體排放。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大家擔心的安全問題。安全永遠是放在第一位的,核電的文化首先就是安全。因為出了事故,有擔心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就這些問題,科學家做了很多分析了。我們需要從基礎和管理上這兩方面,把我們的核電做安全,讓大家不至于有這個擔心。而事實證明了,核電是可以做好的。我們的核電站運行超過20年了,法國70%的電力來自核電。

      現在的核電有四道安全屏障,之前出事的連一道安全屏障都沒有,誰也不會再用了。我們也對福島做了分析,地震加海嘯才會有這種結果。這些分析都對我們有幫助。大家有質疑、擔心的問題,可以讓我們考慮問題更全面,更謹慎。所以這兩年,我們做了安全大檢查,出臺了更嚴格的安全標準,現在都正在落實,將來核電也會成為低碳能源的支柱?,F在核電在中國占2%,全球核能則占13.8%。中國的核電比例很低,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但是我們發展步驟要穩當,要在把安全搞好的前提下。

      科學人:法國的核電占70%,法國人民不擔心這個核安全嗎?他們政府是如何管理的,我們應當如何借鑒?

      杜祥琬:我也有這樣的問題,而且有人問過我這樣的問題。有一次他們問過我,法國人為什么會用核電呢?后來我發現,他們是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讓信息對公眾透明。公眾要參與整個決策過程,而且企業有責任向社會公開自己的運行情況、安全措施和自己的狀態。從政府到社會治理和公眾參與,法國有一系列的社會措施,對我們是非常好的借鑒。

      我們能讓政府、公眾、企業和專家共同參與成立一個協調委員會,來商討核電或者PX項目的環境問題。大家深度溝通,討論這件事要不要干、為什么要干、有什么好處、有什么風險、怎么規避風險。一定要讓公眾認識到,這件事我是獲利者,而不是風險的承受者,這樣大家就愿意支持了。

      當年中國建大亞灣核電站,有很多人反對。我們就建立了安全咨詢委員會,帶領民眾參加,政府也參加,企業也參加。溝通后人們認識到,這是為了我們使用電力,民眾是核電站的獲益者,所以大亞灣就做的挺好。就像我曾經說的,要把公眾當做主人、當做參與者。讓公眾一開始就參與到決策的過程中來,讓他們理解我們搞核電為了大家的利益,不是為了任何其他的利益。

      “從科研到戰略資訊,我是被國家選擇”

      我知道您本人是粒子物理學家,您是怎么從原子物理到核能研究,到強激光研究,然后轉到能源咨詢、包括氣候變化領域的?

      杜祥琬:其實我這一生的道路,自己掌握不住,全都是國家給我選擇的,我是被選擇。我高中畢業時想學天文物理學,但那時國家選預備生,把我派到莫斯科去學原子物理。他們說,最大的天文沒學成,去學最小的原子核(笑)。這就不是我能定的了。一回來就參加了核武器研究,這就是后來我和核能的關系。再后來做“863”計劃,我又是授命去搞核能激光研究,這也是國家要我做的事。

      但是總的來說,沒有接觸過相關領域,畢竟還是不一樣的,所以就不得不學習。后來我去中國工程院做副院長,主持能源的工作。從本世紀初我就介入了能源的研究。中國能源很復雜,很費腦子的。從能源研究,我很自然的就進入了氣候變化領域。其實氣候變化的背后就是能源問題。所以現在我在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嘛。我就是被國家需求導向,適應國家的需求,讓它成為我的專業。

      科學研究和國家政策的制定,有什么不一樣?

      杜祥琬:做具體的科研比較深,而做戰略政策制定要求你知識面要廣,眼光要遠,而且要超脫單個的利益,要有宏觀的思維。你要站在世界和國家戰略這個高度去考慮問題,性質有點不太一樣。但是有一點是一樣的,就是科學態度,要有嚴明的科學態度。所以我經常摳數據,不管是做宏觀的戰略,還是做具體的科研,這都是要堅持的。從理論出發,根據數據,通過科學手段,作出結論。微觀的結論也好,宏觀的結論也好,過程是共同的。

      去年您還加入了一個組織,叫未來地球計劃。這個是一個怎么樣的組織?

      杜祥琬:人類開始認識到,地球能不能可持續發展,有一些全球性的需要共同應對的問題。人類怎么讓自己能夠持續發展?很核心的問題就是氣候變化。我在氣候變化委員會,秦大河院士就來找我,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未來地球計劃。

      我第一次參加會議的時候說,這個名字聽起來挺浪漫的。我覺得浪漫挺好,因為需要分析未來的地球嘛。未來是很遠的,很開闊,有一點浪漫主義。未來地球是我們給自己提出的問題,但這個問題,也確實是當代科學的問題。我們要關心地球、關心自己、關心未來。

      同時,它也很實際、很科學。人類面臨著未來可持續發展道路上的安全問題,中國科學家就一起研究中國的可持續問題,研究如何對人類和地球的未來的可持續發展作出貢獻。所以我覺得就盡自己的力量參加吧。

      這里面聚集了咱們中國最頂級的一些科學家,現在已經做了哪些工作?或者說準備做哪些工作?

      杜祥琬:未來地球的中國委員會最近就在探討中國和亞洲的城鎮化。他們來征求我的意見,問里面要設哪些課題。我提了一個:城鎮化是中國非常重要的一個階段,但是城鎮化有資源的問題。

      因為城鎮化,大家的生活水平要提高。比如城市的用水就一定要增加。問題就在于,城鎮化能不能避免高碳,走低碳的道路?如何走?這個問題不光對中國,對亞洲也可能有一定的意義。

      研究這樣的問題能給決策者提供建議。比如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怎么保持低碳?我們走的低碳能源之路怎么設計?再利用什么措施,讓我們的建筑和交通更低碳?這會提很多具體的建議出來。給決策者提建議時,也給公眾宣傳。

打賞
更多>推薦圖片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會員服務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Processed in 0.009 second(s), 12 queries, Memory 0.92 M
 
免费av在线观看无打码